首頁 >> 海豐紅色聯播
俠骨丹青陳全榮(組圖)
2019-11-18 14:31:24
作者:朱長河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收藏】
E-mail推薦:
分享到:0
 

    2019年11月10日晚上,彭湃烈士母親周鳳、彭湃烈士兒子彭洪兩人的畫像,歷經了半個世紀的滄桑,在清風明月的陪伴下終于回到位于廣州的華南農業大學家中!

周鳳畫像

彭洪畫像

    這兩幅畫像的作者,是廣東省海豐縣知名藝人、老戰士陳全榮先生。陳先生1970年受周鳳老人家囑托畫兩幅像,直到近日才將畫作交付到彭湃烈士親人手中,其中種種因由,令人感慨萬千。

    在海豐縣的家里,87歲的陳全榮先生在女兒陳清的陪同下,向我們講述了這段往事——

陳全榮近照

    “記得是1963年,有一位叫楊火的先生(烈士后代、工作人員)拿來一張彭老太太周鳳和毛主席、周總理的合照,是全身坐著的,讓我畫一幅大約55:100公分的黑白炭像。我一看,相片是翻拍后放大的,不夠清晰。為了畫得更加準確、逼真、傳神,我幾次到周鳳老人家住處,對著她寫生。當時,彭老太太很熱情、很親切,讓一名叫阿華(楊華)的大姐擂咸茶招待我們,我們和老太太一起喝咸茶!

    “‘文革’開始,我的這幅畫像就成了‘問題’,因為我是這幅畫像的關系人物,故被‘上面’叫到居委會訊問:是誰叫你畫的?有誰參與?畫時是否有個高個子在場?……連續帶去問了好幾次。我回答只是去畫像、食咸茶,沒有其他事。那些人因為不滿意我的答案,所以在海城‘8 .26’事件期間,我被押到居委會,他們用布蒙住我的頭部、臉部進行暴打,用木棍戳我的腦殼……真是荒唐不講理的悲慘年代!那幅畫,被當作‘黑材料’在紅宮展示,估計后來被燒毀了,真是太可惜了!”

    “到了1970年春夏之交時節,‘文革’風聲未過,楊火先生又拿著彭老太太周鳳和彭湃烈士三兒子彭洪的相片來到我的畫像館,要我畫出來。他說:彭老太太叮囑,要把彭洪的像畫好些、畫大些,她自己的畫小點。我的畫像店位于海城龍津橋頭,當時接了此相,我在家里畫,避免旁人圍觀橫生枝節。畫好后,就等楊火先生來取,然而一直等不到人……”

    “我只好把這兩幅炭像放在畫夾里,小心翼翼地保藏著!母铩,海豐‘左委’、‘人總’兩派斗爭殘酷,我已作了不測的準備……但是沒有想到,這兩幅畫像一藏將近50年!

    陳全榮為彭家畫像的事情,他家里人都不清楚。直到2019年7月,受朋友之邀,陳清陪父親到汕尾市觀看白字戲《彭湃之母》?戳恕杜砼戎浮,陳全榮很激動,第二天一大早就讓女兒陪他回老屋取出兩幅畫像,迫不及待說要“修理”一下。他一邊“修理”畫作一邊不停地感嘆:這一家人太不容易了!為消天下蒼生苦,自己犧牲太多了!修理好畫像后,因找不到足夠大的文件袋,他上街買了一張大卡紙,親自制作文件袋,將兩幅畫像裝起來,要求女兒想辦法,盡快、妥善地將畫像交到彭家親屬手中!

    2019年9月,白字戲《彭湃之母》在廣州上演,陳清第一次見到了彭湃烈士孫女彭伊娜……

    11月10日晚上,當陳平接到丈夫彭洪的畫像時,面容悲戚,這位東江縱隊老戰士不再流淚!拔母铩敝,1968年,在華南農業學院任職、年僅40歲的彭洪被“借”回海豐批斗,被活活打死在公安局監獄中。女兒彭伊娜說:“父親罹難的消息,家里人是一直瞞著曾祖母周鳳的。然而,從她當年托付陳先生畫像的事情來看,她吩咐將我父親彭洪的像畫好些、畫大些,她自己的畫小點,估計她已經知道孫子的不幸了……多么堅強、多么可敬的老人家!”

    陳全榮先生的女兒陳清,現在是東莞市知名的美術教師。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音樂劇《少年彭士祿》元旦上演(圖)
·下一篇:紀東將軍參觀陸豐革命遺址(組圖)
·紀東將軍參觀陸豐革命遺址(組圖)
·音樂劇《少年彭士祿》元旦上演(圖)
·彭湃在廣州的革命工作(圖)
·廣東海豐:加強黨的建設 打造模范機關(組圖)
·彭湃苦戰廣寧縣 廖仲愷派鐵甲車隊馳援(組圖)
·深航“飛進”海陸豐——汕尾開放大學承辦紅色教育培訓活動(組圖)
·海豐縣舉行首屆紅色故事大賽(組圖)
·沒有老區的崢嶸歲月 就沒有新中國——陳開枝在廣東省革命老區圖片展開幕式上的講話(圖
·革命后代關注高新產業(組圖)
·掩護縣委書記 他們壯烈犧牲——記海豐赤山農會首任黨支部書記顏少卿(組圖)
海豐紅宮紅場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豐紅宮紅場”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海豐紅宮紅場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海豐紅宮紅場”。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山东11选5任选走势